主页 > Q生活君 >艺术结合科技‧陶瓷创作变化万千 >
点赞: 505

艺术结合科技‧陶瓷创作变化万千

发表于 2020-08-01 | 收藏243 |
艺术结合科技‧陶瓷创作变化万千自古以来,陶器是家家户户不可缺的器皿,常游走于实用美术与纯美术之间。陶瓷艺术求变,不止于外型,而是科技。现代艺术家藉着陶瓷在工业及商业的製作技术不断创新,为陶艺添加不少现代元素,让人欣赏到的不只是杯子或是花瓶,而是颠覆传统的陶艺作品。提到陶器,人们通常会与水杯、茶杯、盘子和容器联想在一起。以陶土製作的器皿,在展现其艺术形式一面之际,目前在吉隆坡国油画廊举办的陶土展对陶艺就有了新的诠释。由6名大马陶瓷艺术家联合参与的陶土展,是一项引人深思的展出。这几位艺术家挑战了陶土材料的限制,结合了传统手法与美学,製作出精美的现代艺术品。陶瓷器向来被视为实用材料或工匠手工艺品,这批新一代的艺术家却将陶土改造成出乎意料且具有意义的现代物品,如肖像、手提箱、鞋子、贝壳和蔬菜等。颠覆传统通过考察现代陶瓷艺术的分类法,无论仅仅是一件艺术品,或是博物馆的展示品,这些艺术家都提出了颠覆传统的观点。根据他们选择的应用题材和製作技术,为具有多样化而持久的陶瓷艺术品带来了无限的创作选择。参与的陶瓷艺术家包括三苏莫哈末、沙华阿育、罗斯南阿末、拉西依斯迈、陈伟炎和阿旺格韩旦。国油画廊总监罗斯利在媒体陶艺工作坊致词时说,能够欣赏到这些难以想像是以陶土创作的非凡陶瓷艺术品,的确令人感到鼓舞。这些艺术家克服了技术方面的挑战,并透过他们的作品展现出丰富的创造力和创新精神。“陶土的传统用途广泛,这次我们通过陶土展要突显美术传媒的另一个层次及陶艺的探索性。”一众艺术家以模仿的主题,创作出美丽的陶瓷艺术品,挑战现代陶艺的价值,让人重新思考它们是否与博物馆珍藏的其他各种物品的普世价值相等。此外,陶土展管理人巴鲁希山表示,陶瓷的功用不再限于人类自数千年前的祖先用来製作食物或饮料容器,而是一种拥有无限发展潜能的艺术。“传统的陶瓷艺术着重于实际用途与装饰作用,而现代的陶瓷艺术所传达的却是现代化的概念,其外形突出了强烈的个性和不羁的自由,强调艺术家们以陶土及釉来进行创作尝试。这次展出的陶瓷艺术品强烈地反映出现代陶瓷艺术的本质及其他媒介的创意一面。”在吉隆坡城中城国油画廊举行的陶土展,即日起至3月22日,每逢星期二至星期天上午10时至晚上8时,开放给大众参观,入场免费。工业背景挑战陶艺在艺术的世界里,要活现人的表情是最具挑战性的。来自怡保的陈伟炎却製作出令人惊叹的肖像陶製品。47岁的陈伟炎祖传三代都是从事陶器业,所以他从小就是玩泥土长大。他对陶瓷品有兴趣,却不是过于商业化的陶瓷。中学毕业后,他前往艺术学院修读出一纸专业文凭,受到感性的纯美术影响,就决定将纯美术运用在陶器上。不过,当他把理念实现在家族生意时,却因所设计的作品趋向于艺术层面,没有商业价值而一度受到家人质疑,要求他设计出可以卖钱的作品。利用空余时间製艺术品他在商业和艺术之间游走了20年,打理工厂之余,他利用空档时间做自己喜欢的艺术品,从中找到平衡点。他强调,陶瓷工厂的工作经验有助于创作,尤其是在科技的加持下,让他有能力创造出与众不同的作品。他利用3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十多个陶製肖像作品。没有指定的模特儿,纯粹是表达一个人的神情,有喜有悲。“很多人问我,这些肖像是谁?我说没有指定人物,只是将心情通过作品表达出来。”至于有没有试过製作名人的陶製品,他自认还没达这般水準,目前只能分男女老少,东方或西方人。“捕捉一个人的神韵并不容易,需要长时间的观察,我希望未来可以做得到这一点。但在这一两年内,我的挑战是呈现整个人体。”在技术方面,陈伟炎自称是最愚蠢的艺术家,因为他使用多重功夫的雕塑模型做作品。“做陶瓷首先要找到适合的泥土做造型,难度最高之处是烧製的过程,我是控制在摄氏1200度。”他指出,没有人能够完全预料到成品会在陶窑内发生怎样的变化,只能凭经验估计。“我尝试上釉,但它不像绘画,你用红色,成品就直接表现是红色,因为在高温烧製过程中会因釉料流散而变化多端,只有在烧成后,我们才会知道真正的颜色。”专业的陶艺家是在成品进入陶窑之前上好釉色,而不是烧后才上色点缀。白校鞋缅怀童年理大资深讲师三苏莫哈末的作品题为《旅程》,展示的是上百只白色校鞋。他介绍作品时说,这是代表一些人的学习旅程。“很多人都有过上学经验,学校更是令人怀念的地方,童年的回忆。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毕业。”因此,三苏莫哈末陶製的每一只白鞋模样都不一样,也没有刻意凑成一双,一些甚至还是意外破损或无法完成的作品,这也暗喻了每个人的学习生涯不尽完美,却是最值得回忆的人生旅程。温度需在摄氏1200至1250度至于陶土质料,每一只鞋子的颜色都白如布料,但却呈现出不同层次的白色,这结果视乎烧製时的温度。“我将温度控制在摄氏1200至1250度,越高温的实体越强,敲打时发出的声音也不一样。”另一个艺术家罗斯南阿末的作品也是与童年有关。他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採用日本陶土作原料,製造出外表看起来像是玻璃瓶的陶製瓶。“我做的是小时候常接触到的橙汁瓶。选用日本陶土製作,是因为我喜欢它的颜色。”无论如何,罗斯南阿末并不喜欢寻常日本陶土成品发出的声音,所以为了维持它的颜色,他提高陶窑温度,烧出来的陶瓷也更为结实,声音也变得浑厚许多。创新仿真陶製品带着一顶画家帽的阿旺格韩旦是砂拉越大学的讲师。他自我挑战做了一批仿真程度很高的陶製品。“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仿製皮革品,比如爷爷用的手提箱。小时候,每当我看见爷爷整理手提箱,就知道他要出门远行,所以对他的手提箱印象深刻。”阿旺格韩旦展出的作品都是你我常看到的皮製包包,还有一个皮製腰带,灵感是他自己身上的腰带。他笑说,由于很逼真,很多朋友都被他的作品骗了。在霹雳玛拉工艺大学执教的沙华阿育同样创作出仿真的椰子陶艺作品。为甚幺是椰子?“在我国到处都可以见到椰子,但有没有人也发现,各族庆节时都会用上椰子?”作品都有个小故事她介绍作品时也道出自己的小故事。当她被校方从雪兰莪沙亚南调职到霹雳时,系主任就形容她为椰子,因为椰子可以在无需耕地施肥下成长,适应能力非常强。另外,展会中也出现很多陶製贝壳类,这些都是本地年轻艺术家拉西依斯迈的作品。他喜欢海,更爱吃海鲜,所以贝壳类成了他创作的灵感。/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3.03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betsafe体育|用智巧的产品|权威的综合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金沙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免费开户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