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微生活 >《尘燃女孩的900天告白》:我要像婴儿一样重新练习站立和走路 >
点赞: 711

《尘燃女孩的900天告白》:我要像婴儿一样重新练习站立和走路

发表于 2020-06-10 | 收藏828 |

作者:陈宁

「过一天,算一天。」是那时的我最常讲的话,也是唯一的中心思想。

在马斯洛主义的金字塔中,意外等同于一把大刀,从金字塔侧边狠狠地砍了安全需求一刀。

碎成一地的生活

从小到大,透过爸妈的保护、学校的教育、从朋友及情人身边学到的事、为了成长所积累出的思考及自我对话,这座原本偌大且逐渐稳固的金字塔堡垒,却在六月二十七日晚上八点三十二分那一瞬间,被砍得七零八落,只剩下生理需求孤零零在原地。

我虽然还活着,但很痛苦。我根本无力将金字塔的上层拼装回去,我只是想哭、想依赖、想要快点好。过完一天,算一天。

入院三十七天后的下午,廖老师来敲了我的门:「嗨!陈宁,我是妳物理治疗的复健老师,我们在床上复健一下,晚点来练习站吧!」

站?站起来?惊叹了一声后,我看了一下自己被包得肿大的下肢。

我知道已经有好几个伤友成功地站起来,并且在走廊上来回练习走路。家人也总会告诉我,今天又有谁出来了,他们的背景是什幺,例如之前有个健身教练、游泳队学生,还是军人……可能身体素质好吧,加上男生的海滩裤只有五分长,烧伤的部位集中在小腿,比起女孩们的夏日小短裤或比基尼,女伤友们的美腿根本很难倖免于难。青春也是。

那一阵子,还没下床的我,总会睁大眼睛往外看。一感觉到有行动不便的人经过,或者当我听到亲友们的加油声时,我都会睁大眼睛留意……那几个男生跟我一样,都顶着光头,看起来很年轻。他们穿着蓝色的连身病人服,拄着助行器,步履蹒跚的走过。虽然门框局限了视野,但他们都走得很慢,所以让我偷看个几秒,不是问题。

痛苦地练站

「这样应该可以了!现在换妳下来啰!」廖老师以刚刚修理好一台老牛车的口吻,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催促着我。

廖老师在我要起身前,已经用弹力绷带将我的双脚,紧紧地,以半圈重叠半圈的方式,由脚趾到大腿都绑了起来。

「好紧喔,好紧……」我频频呼喊。

但廖老师说,如果缠得不够紧,等等下床就知道了,所以我也只好乖乖听命。

我用磨蹭的方式,扭转我没有受伤的屁股,把两只被绷带捆得特紧的腿甩出床面。在一旁的廖老师,急忙阻止了我。

廖老师先把病床慢慢调低,在我的脚下垫了一张椅子。我们从把脚平放,慢慢练习到垂直九十度。此时,我感觉到双脚里的血流突然一直向下,飞快地流窜至脚底部,然后开始无限充胀。老师说这是因为烧伤后,手脚容易充血的缘故,而且布满伤口的充血,感受会更为明显。

但等不及听她说完这几句话,我已经无法忍耐。

我皱着眉头,用臀部的力量,迅速将双腿甩回床面上。「好痛……」此时,小腿的纱布上已经渗出了一个圆形的血渍,鲜红色的,像是某个大伤口在向我抗议。

好胜心强的我,总想让每天的进度能够再超前一点,所以休息了一下,我便对老师说:「可以练站了。」于是,我们重新调整了纱布的紧度,也观察到脚趾头没有呈现紫色,所以表示还可以更紧。

将近一个半月后,是久违的直立角度。有感觉了!要下去了,要下去了!此时,我坚毅地挺起身子,抓握着老师的手,让双脚触碰到地面。

本来没有太多感觉的下肢,突然又一阵千军万马般狂烈的血流从腹部以下的临界点冲出,好胀、好胀……快要爆开了,但我好像还能坚持住。

但当我决定踏出第一步的时候,突然一阵腿软,好像下身被偷天换日成两条被小孩童捏得细长的条状黏土。它们撑不住我的上半身,歪腰!上下半身突然歪斜了!在我心里觉得不对的当下,就踉跄跌坐回床上。

双腿萎缩?

好怪……这种感觉恍如隔世。我以为只要我愿意,我的心里準备好,要坐,我就能立刻坐起身,要站,我就能稳稳地站起来,这种两个月前如呼吸、吞嚥、喝水般简单的事情,怎幺两个月后成了这样?难道我失能了?要像一个不足岁的婴儿,重新练习站立和走路?两个月怎幺能改变这幺多?这是什幺人生?

后来才知道,我的双腿萎缩了。因为卧床太久,将近一个半月,都没有出力及日常活动,所以变得骨瘦如柴。难怪每一次我被换药时,望见自己的脚,都认不出来。它们真的变得好细、好细,像是骨头外贴了一层皮。

我从没想像过此生能见到它这幺细的样子──后来的我,常常这样笑着说。因为我的腿一直以来都是小象粗壮款的,我也曾开玩笑说它们是我甩不开的顽固脂肪,但现在这双腿简直削一半了,还让我迈不出下床后的第一步。

在那个当下,我才意识到,这条烧烫伤复原的路不是保了命、出院后就能告终的,即使心理準备好了,身体也不保证能跟得上的歪斜日子,才刚要开始。

「萎缩」两个字,听起来好恐怖,但老师解释,只要烧烫伤者愿意,日后努力延展沾黏的疤痕,并加强出院后的肌力训练,萎缩掉的肌肉是会慢慢练回来的,这才让我稍稍鬆绑了紧绷的神经。心想只要会好,就好了。没有后遗症,不会残就好了。

在结束了第一次的站立及走路练习之后,接着,我每天都会下床,在房间内练习走路。我从病床走到门口,再从门口走回床边,这成为我的功课。由于每次走完双脚都会大喷血,又感觉到十分充胀而难受,所以每次走五分钟,我就会累得倒回床上,再将脚抬得高高,然后呈现已经去掉半条命,不准再叫我继续走的神色。

「陈宁!今天出来走了没?都没看到你出来喔!」几个可爱的小护理师总是会在护理站,声如洪钟的点名,或者默默地出现在每个已下床,开始复健的伤友病房门口。

「喔……好啦!我有出去过……」我露出了一脸哭样,有点想要逃避。

一定要一起更好《尘燃女孩的900天告白》:我要像婴儿一样重新练习站立和走路
伤友们每天都会被点名,出来走廊练习走路,像极了一个国小班级。

当时已经接近我在医院治疗的尾声。整个三总41病房,从起初走道上只有医护人员与焦虑的家属,到慢慢开始出现了伤友。病房开始增加了生气,而不是只有晨起的尖叫声,还多了些盼望。躺着的人,想要向已经站起来的人看齐;而站起来的人,看到了同伴,人生里也突然出现称为「伤友」的角色。

其实,我从来没想像过自己会与另一群陌生人,一同遭遇公共意外,然后我们这些互为平行线的生命们,就此产生了交叉连结。因为,如果没有发生这场意外,大家只是那天去八仙乐园Color Party游玩,同享热力四色气氛下炙热的、开怀的、充满着年轻吸引力的模糊面孔,大家也不可能看清楚彼此。

但现在面孔逐一清晰,爱聊天的嘉舜、害怕洗澡的佳桦、住同病房一静一动的同袍兄弟毅凯和俊佑、爱唱歌的佑轩、六月二十七日那天,我还跟他一同抢水自救的健身教练承轩……从三军总医院病房相邻的面孔开始解码,我开始明白大家都有着不同的来历、前往八仙乐园不同的理由、分别站在舞台前不同的位置、火烧后不同的逃生路线、进而产生不同的伤情、接受的治疗方式也不同,心想:「啊!原来这全是白天和我一起在八仙里玩的人。」

但有一件事情是相同的,心情。错愕的心情、有家有生活归不得的心情、不知道接下来这条受伤路将如何的心情,我们有着同等程度的迷惘。

另外,还有素昧平生的四百多人,虽然还没去逐一解开他们的面孔及背景密码,但我有一种预感,我知道我们在这一方面可以同理得很刚好、很完美。

「这是我受伤前的照片。」大家时常打趣地拿出脸书大头贴给对方看,当然还有当天去玩的照片。

「呃……我觉得我好像有看过妳!但跟现在好不像啊……哈哈哈。」

「喂!你也满不像的啊!还说我咧……」我开玩笑地反驳。

短短的走廊上,充斥着无数的加油声及打气的言语。好多伤友们被更多至亲重要的人们围绕,以好似颱风眼的规模与速度向前移动。当颱风圈与另一个颱风圈相遇时,通常也会让着道,相互献上鼓励的眼神与加油声,挹注「一定要一起更好」的盼望,这让人心中很暖和,刚好与又刺又痛的双手双脚对比,产生出十分强烈的违和感。

相关书摘 ►《尘燃女孩的900天告白》:我好痛……可以给我水吗?可以帮我浇吗?

书籍介绍

《15度的勇敢:尘燃女孩的900天告白》,宝瓶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陈宁

「连同伤疤一起爱」的勇敢女孩。「如果以后我满身的疤痕,不再漂亮了,你还会爱我吗?」我问相恋六年的男友。「让我们一起习惯。」男友的回答很平静、很自然,像是思考过了一样。我打从心里微笑了……

八仙尘燃受害者,最字字血泪的椎心自剖。八仙尘燃,改变了24岁、曾是空姐的她。全身烧烫伤面积高达58%,两度病危。但她却说:「接受皮肤会留下伤痕,是我唯一的让步。」她是「连同伤疤一起爱」的勇敢女孩。

《尘燃女孩的900天告白》:我要像婴儿一样重新练习站立和走路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betsafe体育|用智巧的产品|权威的综合信息|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送彩金88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三大pc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