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微生活 >妞书僮:吕秋远律师首部长篇小说《星光》 新书转载 惊惊~ >
点赞: 261

妞书僮:吕秋远律师首部长篇小说《星光》 新书转载 惊惊~

发表于 2020-07-02 | 收藏919 |

《星光》

听见下雨的声音之一

    这场靡雨已经连续下了三天,这在冬天的台北不会少见。气温在这几天突然下降到十度上下,湿度加上温度,让人体对于天气变化的感觉更加敏锐,路上穿着大衣的人,明显比前几天增多了。

    不晓得为什幺,那天凌晨一点许,王建州翻来覆去睡不着,乾脆走出家门,把自己包得紧紧的,希望可以抵御突然而来的寒意。他点燃一根香菸,静静的站在家门口,想想自己为什幺失眠,香菸的火光,一闪一灭,在暗黑的夜里特别醒目。

     他捻熄了香菸,準备要进家门,却听见轰然一声的铁门开关声音,他不耐烦的皱了眉头,看来不知道是哪个夜归没有公德心的人大声的关闭铁门。然而立刻伴随一连串的尖叫声,他随着叫声的方向看过去,一个瘦弱的小女生,浑身是血,上半身赤裸的从铁门里窜出来,哽咽的说:「不要杀我」,然后蹲在摩托车旁边,彷彿以为这几台摩托车可以遮住她的恐惧。

     他不知道这个女孩是谁,但是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外套脱掉,不顾外面的靡靡细雨,冲过小巷弄,把外套披在她肩膀上,遮住她上半身赤裸的身躯。他低下身体靠近她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身上到处都有细微的刀痕。她的身体十分瘦弱,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恐惧,不断的颤抖。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不知道是温度太低,或是太残酷,他也打了一阵哆嗦。女孩乾裂的嘴唇上,已经看不出血色,身体上的伤痕却还不断的渗着血。她瑟缩在铁门旁的角落,用发抖的声音说:「救我。」头一侧,她竟然昏厥了过去。王建州顿时慌了手脚,旁边的狗叫声越来越大,也陆续有邻居醒过来。他满手都是血,用惶恐的声音对着围观的两个路人说,

「报警!」

听见下雨的声音之二

    潘志明来这里当侦查佐不过半年,但是他从事这个工作已经二十几年。早些年人家常讲,当刑警走路有风,但是现在却有很多人要回锅穿上制服当警员,原因就在于侦查佐已经不像过去,有比较多油水,但是除了办刑案外,却有很多杂事与公文得做。

    潘志明对于杂事没有兴趣,他喜欢侦办刑事案件,只不过因为他的个性不喜欢跟上司互动,结局就是很难被选入台北市刑警大队工作,加上「先前那件事」,他始终也没有升迁机会。

    潘志明有妻有女,但是太太早就想跟他离婚,他对这样的情况倒是处之泰然。他常讲,「好的刑警就是要抛妻弃子」。这句话说得豪气,但其实带点辛酸。他喜欢在麵摊吃饭,他总是在下班后,找辖区中的麵摊,轮流去吃,顺便跟老闆聊天交朋友,他说,切仔麵、豆乾、海带就是「国民美食」。

凌晨两点,他终于处理完「春风专案」的公文,他用「一阳指」一字一字的敲打完键盘,别人十分钟可以完成的报告,他却要一小时,每次侦办案件,对他最痛苦的事情不是调查证据,而是做笔录。

「干!打报告比起躲在草丛里抓毒贩还痛苦!」潘志明伸了懒腰,準备下班。侦查队办公室里的人还是很多,几个同事还在忙着处理毒品的案件,但他决定去巷口的便利商店买一碗热腾腾的泡麵吃,然后回家睡觉去。

    潘志明经过另一个同事的电脑前,他还在讯问一个嫌犯,才刚满十八岁,因持有制式手枪被逮捕。

他翻了一下这件枪砲案的资料,「你十八岁?」嫌犯没理会他。

「大白天的,在台北市区开枪恐吓别人,你很屌嘛!」他继续说。

「他一直不肯说出是谁给他枪的。」他同事无奈的说,「十八岁,刑法上都已经有责任能力了,最少判五年以上,如果供出上游的话,还有机会减刑,他不知道在坚持什幺。」

    他低头凑过去那个嫌犯的耳边,讲了一段话,然后笑嘻嘻的看着他。

那嫌犯突然震动了一下,看着潘志明说,「真的吗?」

「我有说错吗?上次我跟他喝酒的时候,他当面跟我讲的。」

「给我枪的人是斧头帮的带头,他只跟我说,叫我去恐吓那个角头,这个罪判很轻。」

   少年不爽的说,「干!他竟然把我当作交枪的工具。」

   他拍拍同事的肩膀,「剩下的给你问了。」

   旁边另一个同事好奇地问潘志明,「你跟嫌犯讲了什幺?」

  「我只是跟他说,每年我们分局都要枪枝的绩效,你老大跟我们很熟,所以故意叫你去开枪,这样我们才能抓你。而且,是你老大跟我们举发你的。」

  「你认识他老大?」同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当然不认识啊!但是他们都是这样的,叫小鬼出来交枪。」他轻描淡写的说。

   他步出分局大门,点了根菸。外面有点冷,不过因为室内全面禁菸,所以他也只能在外面抽烟。天气微微下着雨,他正在想等等要吃什幺样的泡麵。

   「学长,有人报案。」值班的警员走出大门,意思很明白,他大概没办法下班了。他没多说什幺,只跟那位警员点点头,「你去啊!我要去吃早餐。」

那位警员苦笑,「这可是杀人案。从我调来这里,都已经快十年了,从来就没听过辖区有这种案件,要麻烦你跟其他同事走一趟了。」

   他耸耸肩,反正肚子饿也睡不着,地点也在附近而已,就当作免费为国家加班,总比打字好多了。外面的温度很低,大约只有十度上下,他披上了外套,跨上了自己的摩托车,往黑暗中骑去。

听见下雨的声音之三

   警方很快的以黄线把事故现场包围起来,那是一间老公寓的三楼。台北市里有许多这样的老旧公寓,正在等待所谓的都市更新,这些公寓的外墙大部分已经剥落,也有顶楼加盖或阳台增建。潘志明把摩托车停在黄线外,推开一些围观民众,直接拉起黄线进入现场。斑驳的红色铁门半掩,楼梯间只有一盏昏黄的灯泡,好像随时会熄灭。有一名穿着制服的派出所警员已经在现场,潘志明对他点点头,随口问了他什幺状况。

   「很惨。家里只有三个人,死了两个。母女都死了,剩下孙女还在。但是她什幺也不肯说,而且全身都是伤痕。阿嬷七十一岁,妈妈四十一岁,除此之外,还不知道详细情况。」警员叹口气说,「我从警校毕业这幺久,还没看过这幺惨的情况,两具尸体死状很惨,你自己看。」

   「孙女呢?几岁?在哪里?」潘志明问。

   「十七岁,已经送去医院了,据说状况也不好,不过没有生命危险。」他说。

    这房子约二十几坪,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格局很简单,只有两间房间,加上盥洗室与小客厅。外婆与母亲的尸体都在客厅。

空气中有浓厚的血腥味,伴随潮湿的墙壁散发出来的味道,格外让人不舒服。

外婆的喉咙被切断,血液已经凝固。客厅的家具有些混乱,有几张椅子跌落在地上,桌上的物品也被挥到四处,看来这里有打斗的痕迹。而母亲就躺在沙发上,身体上有好几刀,不确定哪里是致命伤。地上到处都是血迹,看来还需要一点时间蒐证。他挥了挥手,请派出所的警员联繫市刑大的鉴识组前来蒐证。

    与此同时,他也透过地检署的勤务中心,联繫值勤的检察官,虽然已是凌晨三点,然而这是重大刑案,他也只能请检察官儘速确认现场能不能移动。他拿出相机来,在每个有血迹的地方拍照。他注意到有个菸灰缸,里面是空的,却还有些许的菸灰,但是他嗅了四週,竟然闻不到任何的味道,就是一股发霉、混合着鲜血的空气,充斥在公寓的客厅里。

    在等待检察官接起电话的时候,他鉅细靡遗的把公寓里所有的环境拍了下来,他意外的发现,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是外婆的,另一个是母亲的,那女孩的房间在哪里?他走到后阳台,发现一条狗鍊,地上还有一个碗,难闻的臭味又扑鼻而来,但这次不是血腥味,而是馊水的味道。一个蓝色的馊水桶,就摆在后阳台的尽头,但是,没有任何动物。

   只有一张椰子床,髒兮兮的铺在后阳台,还有一条很单薄的棉被,对照他身上穿着的厚重冬衣,格外醒目。

   「报告检座,目前正在等台北市刑警大队的鉴识组来现场进一步採证。分局同仁已经初步拍照,也把可疑的证据扣押在案,请检座指示。」他听到警员用电话跟检察官陈报目前的状况。「唯一的生还者,也就是孙女,已经送到台北市立联合医院,没有生命危险,等她身体康复后,我们会请同仁去做笔录。另一位目击者,现在已经在分局接受同仁讯问中。」

   目前台湾的法医数量严重不足,因此当有他杀的刑事案件发生,地检署要进行相验时,几乎都没有正式的法医师,而是由没有医师执照的检验员负责第一线调查死因的工作,如果检察官在相验后进一步决定要解剖,地检署人员就会联络法务部法医研究所,以安排正式的法医师,但是因为法务部法医研究所的法医师人数有限,又要负责全台湾的解剖工作,所以大部分死者没办法立即处理,要等候一阵子,才会有法医师进行解剖程序。

   年轻的警员双手合十,用颤抖的声音对着两具遗体祝念,「请妳们尽快协助我们,早点抓到凶手。」

【延伸阅读】

#星光

#吕秋远

好书不寂寞啦~

妞书僮推荐一下吕秋远律师的首部长篇小说

此书想表达的是:「没有坏人,只有不得已的人!」(啤酒来一打~)

本文摘自《星光》

妞书僮:吕秋远律师首部长篇小说《星光》 新书转载  惊惊~

出版社:三采文化出版

作者:吕秋远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betsafe体育|用智巧的产品|权威的综合信息|网站地图 sunbet(官网)管理 申博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