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微生活 >「不用道歉。其实,我反而要谢谢你迟到了!」 >
点赞: 410

「不用道歉。其实,我反而要谢谢你迟到了!」

发表于 2020-06-11 | 收藏641 |

「不用道歉。其实,我反而要谢谢你迟到了!」

我喜欢拆解一个複杂的主题,诸如中东问题、环境议题、全球化或美国政治,探究其来龙去脉,为读者解说,使人不再有雾里看花之感。唯有当选民了解这个世界是怎幺运作的,在面对五花八门的政策时,才能够做出明智的抉择;如此一来,民主政治才可能运作良好,我们也才不会轻易被言语煽动,或是被某种意识型态牵着鼻子走,甚至落入阴谋论的陷阱中。一时迷惑还算是轻微的,严重的话则可能被误导。在我密切关注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战况期间,我发觉居礼夫人(Marie Curie)所言益发真切:「生命无足畏惧,只须了解。现在,就是该好好了解的时候;了解愈多,恐惧愈少。」

难怪现在很多人心中充满恐惧或随波逐流,因为我们正面临史上最大的转折点,也许是自古腾堡(Johannes Gensfleisch zur Laden zum Gutenberg)发明活字印刷,在欧洲掀起媒介革命,也为宗教改革铺好路后无可比拟的巨变。此刻,地球上三股最大的力量──科技、全球化和气候变迁──同时加速变化,因此社会、职场和地缘政治等很多层面都在飞快转型。我们必须重新想像,才可能跟得上步伐。

由于多个领域同时快速转变,我们很容易感到晕头转向,无所适从。IBM 研究与认知解决方案部门资深副总裁约翰‧凯利三世(John E. Kelly III)曾对我说:「我们人类活在线性世界中──距离、时间和速度都是线性的。」但今天的科技发展,却「呈现指数型曲线成长。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会体验到指数型的力量时,是当某个东西突然加速,例如汽车,或是突然紧急煞车减速时。当这种情况发生,你会有短暂一段时间觉得不安全、相当难受。」但事后,你可能会觉得兴奋莫名。「哇,在短短五秒内,我从零瞬间加速到时速快一百公里。」不过,体验一下子还可以,长途可教人吃不消。但凯利说,我们已进入这样的狂飙时代:「现在,很多人都觉得自己一直处于不断加速的状态中。」

在这样的时代,我们特别需要暂停、反思,切勿恐慌、退缩。这不是在浪费时间,也不是分心。唯有这样,你才能更了解这个世界,更能有所成就,不会沦于空转。

为什幺?「若是一部机器,你按下停止按钮,机器就会停止运转。但如果是人,你按下停止按钮,人才会开始思考。」这是我的良师益友 LRN 顾问公司执行长多夫‧赛德曼(Dov Seidman)说的,LRN 是一家致力于企业伦理教育与领导力研究的公司。赛德曼又说:「你开始反思,重新思索种种构想,重新想像可能会发生什幺事;更重要的是,你能重新连结内心深处的信念。如此一来,你就能重新想像出一条更好的途径。」

然而,最重要的还是「你在暂停时,做了什幺事。」赛德曼说:「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说得最好:『每次暂停,我听到本心的呼唤。』」

没有更好的词彙可以用来总结我写这本书的用意,就是为了──暂停,暂时脱离旋转木马式的生活。这幺多年来,我每週为《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撰写两篇专栏文章,周而复始,年复一年,就像坐在永远不停的旋转木马上。我得跳下来,好好思索这个史上最重大的转折点。

我不记得我个人发表要脱离旋风生活的独立宣言是何月何日,只知约莫是在 2015 年年初,而且完全是因为一场因缘际会。早餐时分,我经常约人在《纽约时报》华府分部附近的闹区餐厅碰面。有些是我的朋友,有些是答应接受我採访的官员、分析师或外交官。一顿早餐下来,不但吃饱了,又可增广见闻,可谓一举数得。在华府地区的上班时间,交通时常大打结,地铁误点更是家常便饭,跟我约好共进早餐的人有时会晚十分钟、十五分钟,甚至二十分钟才到。当他们终于出现时,经常神色慌张,一边坐下,一边跟我道歉说:「红线今天误点……」,「高速环路塞爆了……」,「我的闹钟没响……」,「孩子生病了……。」

有一次,我发现自己真的不介意客人迟到,所以对满口抱歉的客人说:「没关係,不用道歉。其实,我反而要谢谢你迟到了!」

我解释说,因为他迟到了,我才能多给自己一点时间,突然「找到」几分钟的时间,坐着想事情。我偷听到邻桌一对男女朋友的私语(实在精彩!),大厅人来人往教我看得兴味十足(有点无耻)。最重要的是,在这样的空档里,我有时会突然茅塞顿开,几个在脑中盘旋多日的念头终于相连。因此,不必向我道歉,应该是我说:「谢谢你迟到了」。

我第一次说出「谢谢你迟到了」,真是脱口而出的,并没有想太多。几次下来,我发现自己还挺享受这意外多出来的时间。我想,不只是我一个人如此。为什幺?因为我就跟很多人一样,生活步调太快而疲于应付。我需要慢下来,我的客人也是。我需要和我自己的思绪独处──不用急着发推文、拍照记录或与人分享。每次我告诉我的客人迟到了真的没关係,他们先是一脸困惑,然后就突然灵光一闪、开窍了,对我说:「我懂了……『谢谢你迟到了!』呵呵,不客气。」

牧师韦恩‧穆勒(Wayne Muller)所着的《安息日》(Sabbath)一书发人深省。他发现经常有人跟他说:「我忙死了。」他说:「我们经常语带骄傲地提及自己很忙,彷彿忙到精疲力竭是一种胜利标誌,我们的抗压能力是卓越品格的一种表现……所以,我们忙到没时间陪家人和朋友,没空欣赏夕阳余晖,甚至忙到不知夜幕低垂。我们忙着完成各项工作,没时间好好喘一口气,世人皆以为这样的生活模式就是『成功』。」

我倒是宁愿学习暂停。编辑暨作家里昂‧韦瑟堤尔(Leon Wieseltier)曾对我说:科技专家要我们觉得耐心成为一种美德,这是因为在过去「我们别无选择。」以前由于数据机太慢、还没有宽频,或是因为手机还没有升级到iPhone 7,我们只能够慢慢等待。韦瑟堤尔论道:「所以,我们现在让等待这件事在科技上被淘汰,大家的态度变成:『谁还需要耐心?』然而,古人相信,我们能从耐心当中发现智慧,而智慧又源自耐心……耐心并非只是忽略速度而已,而是要让内省和思考获得足够的空间。」今天,我们製造出来的讯息和知识比以往都多,「但知识唯有经过省思,才能够发挥真正的益处。」

暂停不只能使知识变得更为有用,也能加强建立信任的能力。赛德曼补充说道:「与他人建立更深、更好的连结,而非只是泛泛之交;我们建立深厚关係的能力,包括相爱、互相照顾、期望、信赖,以及建立拥有共同价值观的自愿型社群,是人类最独特的能力之一。因为这样的能力,我们才有别于自然界其他生物和机器。不是所有事都是更快更好,或者都一定得要变快。我天生就会为我的子子孙孙设想,我不是一头猎豹。」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betsafe体育|用智巧的产品|权威的综合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浦金澳门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汇丰国际注册